“少女的你”:三种“欺负者”演出方法论

  《少年的你》上映13天,票房破12亿,新京报独家专访三位“欺负少女”谈影片幕后
  “少女的你”:三种“欺负者”演出方法论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上演方法论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上演方法论

刘然(饰 罗婷)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上演方法论

周也(饰 魏莱)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上演方法论

张歆怡(饰 徐渺)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上演方法论

更多内容详见新京报APP

  由曾国祥执导,周冬雨、易烊千玺等主演的《少年的你》上映13天,票房已破12亿,成为近期关注度最高的电影,片中涉及的校园欺负也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其中,三位“欺负少女”:魏莱的笑里藏刀、罗婷的朋克嚣张、徐渺的挣扎软弱也给观众留下深入印象。其实,最初试镜时,三人试的都是魏莱这个角色,嗣后导演根据各自的表示分配了三种不同性情的角色。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饰演魏莱的周也,饰演罗婷的刘然,以及饰演徐渺的张歆怡,听下三位90后虚弱演员对饰演“欺负少女”幕后解读。

  踹人不敢出力

  刘然(饰 罗婷)

  诞诞辰期:1995年9月9日

  学校: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刘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是一名编剧,她参加编剧的《夜空中最透亮的星》已于今年播出。《少年的你》是其第一部演员作品。刘然表明,当前首要精神还是在编剧工作上,“对演员身份不是分外急于求成,我不禁得我要赶在20出头就成为一个好的演员,信赖再过20年,中国也会像美国、英国一致有很多成熟女性角色(来给我演)。”她如今大部分空儿还是参加熟习整体行业的流程,理想是做亲自的独立电影。

  朋克造型

  试造型时,刘然饰演的罗婷没那么朋克,造型师先把她头发扎起来,发现结果不好,当场决议剃掉头发,刘然想都没想,就说剃吧。造型师就把整体后脑勺连着耳朵的头发全推掉,剃成寸头。

  踹人戏

  片中有场戏是刘然饰演的罗婷一脚把周冬雨踹倒,现场武术指导教她卸掉一点儿气力,往背上踹,不要踹腰,但她依然不敢用全力。导演曾国祥让刘然拿他练习,踹了七八次以后,一贯不满意,速度和力道还是不够。正式开拍时,刘然最终关头脚老是有一点软。导演讲要是不想周冬雨反复地摔,不如狠点心一条过。最终刘然心一横,用力踹了一脚,就过了。

  追赶戏

  拍摄时,刘然正在减肥,“体力有点跟不上,低血糖”。片中有一场刘然等三人与周冬雨的楼梯追赶戏,刘然回忆,那个楼大概有八九层,很多地方都曾经锈掉,“心里有点怕”,最终具体跑了多少遍,刘然曾经不记得了。

  欺负戏特压制

  周也(饰 魏莱)

  诞辰:1998年5月20日

  学校:北京电影学院演出系

  周也当前在北京电影学院演出系读大四,出演《少年的你》时正值大二暑假。在此之前,只演过一部文艺片。由于《少年的你》中“魏莱”角色太“坏”,她也会有点放心后来接到的都是相似角色。周也最近正在外地忙着拍戏,她在拍摄间隙接收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微笑戏

  周也饰演的魏莱总以面带微笑的措施来做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霸凌”。周也说这种演出措施,她一开端想过,之后跟导演聊过以后,最后肯定了这个人物的情态,“她的笑是亲自的一个完好伞,一个人的外表和心坎天下不是千万挂钩的,常常反差分外大”。

  欺负戏

  片中魏莱有很多欺负戏,“之后我真的不想再拍了,拍得我分外难过”,特异是巷子里的那场欺负戏,“当时分外压制,一句话都不想说”。周冬雨是周也的师姐,周也下不去手,“她跟我说,没事,你就打,来吧,一向在勉励我”。

  滚台阶戏

  片中最终魏莱被陈念失手推下楼梯身亡,这场夜戏是在重庆洪崖洞附近拍摄的。为了达到最真实的结果,周也从下午两点开端练习从楼梯上滚下来的举动,“这是我第一次吊威亚,威亚一松,整体人就开端后空翻往下滚,楼梯分外长,前面还铺着垫子,后面就没有垫子了,最终头就撞在石阶上”。周也回忆当时整体人晕乎乎的,由于是真撞,一开端用头和脖子撞石阶,之后找到了方法,就用屁股和腰着地,但是腰就会摔得分外疼。

  剃眉戏被剪掉

  张歆怡(饰 徐渺)

  诞诞辰期:1998年5月29日

  学校: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

本报谈论:

  张歆怡最早被观众认得,是2010年出演了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在片中饰演女学生孟书娟。虽然起点很高,但是张歆怡以后的9年空儿里却没怎样接戏,只要《四十九日·祭》《少帅》等几部作品,“我不是很想耽搁学习,较为厌恶在学校待着”,张歆怡当前在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专业读大四,她还是较为厌恶演出,后来还是会做演员,有机缘的话也想尝试做导演等幕后工作。

  剃眉戏

  张歆怡饰演的徐渺既是一个欺负者,也是一个被欺负者。她在片中的第一场戏是在魏莱家里玩,被魏莱剃掉了半边的眉毛。从这个时间起,她开端对魏莱的行径产生了恐惧。拍摄时眉毛是真的被剃掉了,不过痛惜的是,这场戏在正片里被剪掉了。

  推人戏

  张歆怡说,除了剃眉毛的戏,印象最深的就是陈念被魏莱推下楼梯,那场戏以后,每个人都加剧了变化。张歆怡认为,片中每个人物都挺饱满,没有千万的反派,“角色的本色其实不能简单用坏或不坏来解释”。

  微笑戏

  在审判室中张歆怡有一场戏,当她听到魏莱死了的新闻以后,有一个短暂的笑颜,显得既沉痛,又残忍,甚至有一点点的诡异。张歆怡说,徐渺其实是一个分外被动的角色,这个细节是张歆怡和导演商量以后决议的,“这个笑是一种下意识的开脱”。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上一篇:《羞辱时期》收官 这部主旋律电视剧为何能火?
下一篇:第三届中国银川互联网电影节落幕 13项“金杞奖”揭晓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