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卖拖鞋 自掏腰包在标签印上失落儿童信息

商家卖拖鞋 自掏腰包在标签印上开心儿童信息

  2015年,由于一部寻觅失落儿童的电影,蔡磊成为了一名寻觅失落儿童的自愿者。当年秋天,经管拖鞋买卖的他,忽然想到,借用亲自生产销售拖鞋的标签来让更多的人看到失落儿童的信息,增添寻觅到失落儿童的可能性。蔡磊告诉北京年青报记者,截止当前,他曾经连续4年在亲自生产销售的拖鞋上挂上印有失落儿童信息的标签,总售出数超过800万双。

  销售商成寻觅失落儿童自愿者

  将失落儿童信息印成拖鞋吊牌

  今年41岁的蔡磊是河南郑州的一名拖鞋生产销售商。2015年,蔡磊无意中观看了电影《失孤》,观影过程中,蔡磊就被电影中父亲寻子15年的事务所感动。

  蔡磊发现,他身边的朋侣也发生过孩子不慎丢失的事变,于是他想 “我家里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一个14岁,一个6岁,要是丢的孩子是我亲自的,那我真的会扫兴一辈子,也会和电影里的父亲那样找一辈子孩子,直到找到为止。”此后,蔡磊越来越多地关注起“找孩子”的新闻,逐步成为寻觅失落儿童的自愿者。

  成为自愿者以后,蔡磊经常帮着丢了孩子的家庭寻觅失落的孩子。蔡磊发现,这些孩子的父母、亲人,在全国各地找孩子的过程中,会把孩子的照片、信息印成海报或做成很大的卡片。“我就突发奇想,我是不是可以把这些失落孩子的信息印成商品标签,挂在商品上,让更多的人留神到这些失落孩子的信息。”蔡磊说,这么会增添失落孩子信息的传播面,让更多的孩子能早日回家。

  有了这个念头后,蔡磊第一空儿想到借助的商品就是拖鞋。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抉择拖鞋作为载体,是由于他就是生产销售拖鞋的,还有他觉得拖鞋是每个家庭甚至每个人的“刚需”,“谁家不都要买拖鞋穿吗,我的拖鞋又销往全国各地,那么只如果去买拖鞋或买了我的拖鞋的人,,或多或少地会看到失落儿童的信息卡。”而据蔡磊理解,丢了孩子的家庭,大多指望失落孩子的信息被更多人看到,以增添找到的机缘。

  蔡磊的念头得到了他所在的自愿组织“宝贝回家”支撑。2015年秋天,第一批挂着失落儿童信息卡和产品标签卡两种卡片的拖鞋就生产进去,并进入市场销售。

  失落儿童信息卡每年更新

  四年间已售出800万双

  北青报记者在蔡磊供应的挂在拖鞋上的失落儿童信息卡上看到,信息卡不仅有失落儿童姓名、性别、出身年代、失落事变、失落地点等基本信息,还附有失落儿童的照片和联系人的信息以及“宝贝回家”的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蔡磊告诉北青报记者,拖鞋上挂的这些失落儿童信息卡全体都是真实的,每年“宝贝回家”都会将通过警方备案的、最新的失落儿童信息发给蔡磊,再由蔡磊抉择后制成卡片。

  至于卡片的制作费用,则全体都是由他个人出资,“一个卡片的卡皮成本是5分钱,再加上人工成本,总合下来每双鞋我都要亲自掏一角钱。”“从2015年到如今4年了,咱们生产的每双拖鞋都挂了失落儿童信息卡,如今卖出去的有800万双,这些钱都是我个人掏的。”至于这些年印失落儿童信息卡具体花费了多少,蔡磊则表明,“每年都不同,我没细心算过,不过挺多的。”

  吊牌“变”书签以便遗失

  不将费用转嫁企业

  近日,默默为寻觅失落儿童出力了四年的蔡磊忽然火了,蔡磊公司生产销售的拖鞋也成了网上的热点话题,大部分网友对蔡磊加以称颂的同时,还有部分网友提出质疑。

  对此,忽然成为了网红的蔡磊则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亲自也被吓了一跳,“我就是受不了孩子丢了这种事,做标签挂拖鞋上也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向以来也没图过什么。”

  蔡磊说,如今到底有没有孩子经过卡片回家他不是很清楚,由于卡片上所留下的联系人并不是他本人。但是蔡磊还是指望,拖鞋吊牌可以给更多的失落儿童家庭带来失落孩子的线索,或是能帮忙他们找到孩子。近期,蔡磊还对商品的吊牌进行了研讨,大部分人习气在买了东西后把标签随手扔掉,“那我的卡片的传播结果就没那么好了。咱们正在研讨,要把挂卡变成书签,这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将它保存下来。”

  要是将卡片做成书签,成本也会相应先进,但就算如此,蔡磊也坚称会继续负担这部分费用,不会将压力转嫁给企业,“这件事是我的个人行径,因此这个成本自然由我亲自来承担,把压力转嫁给企业,那样就变味了。”

  文/本报记者 王天琪 兼顾/蒋朔

上一篇:退烧贴不仅降温还能醒脑?专家:高烧要适时就医
下一篇:付费自习室将会进入退潮期 未来不拼资本拼服务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