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厅无版权点歌侵略著述权当赔

  歌厅无版权点歌侵略著述权当赔

  □ 本报记者 梁平妮 本报通信员 李风伟

  去KTV唱歌,是众多虚弱人的休闲娱乐措施之一。灯光起,掌声来,当你想在亲朋好友面前一展歌喉时,却发现KTV点歌单里找不到亲自的拿手曲目,为什么?这很可能是由于KTV没有购买相干歌曲的版权。KTV里有的歌,也不是想唱就能唱,你唱的很有可能是侵权歌曲

  北京某文明公司2016年12月9日向国家版权局申请取得《月弯弯》《他不爱我》《你懂的》等歌曲的《作品登记证书》,取得歌曲的著述权。2017年10月15日,该公司与重庆某音乐公司签订《音乐作品著述权转让协定》,商定北京某文明公司将协定附件清单中的音乐作品的复制权、演出权、放映权、出租权转让给重庆某音乐公司,转让期限为永世。重庆某音乐公司对受让作品享有独占利用、可以再转授权、有权以亲自的招牌向侵略上述权益的侵权方提起行政、民事、刑事等投诉及诉讼的权益。  

  2018年12月16日,重庆某音乐公司委派江西省赣州市某公证处两名公证人员来到山东省青岛市某歌厅进行点歌消费。其间,,点播了《月弯弯》《他不爱我》《你懂的》等多首歌曲。这些歌曲青岛市某歌厅均未依法取得相应版权,重庆某音乐公司以此向青岛市即墨区国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审理后认为,青岛市某歌厅未经重庆某音乐公司容许,以营利为目标,在其经管场所内将重庆某音乐公司拥有著述权的多首歌曲以卡拉OK措施向客户供应点播服务。侵略了该公司的著述权,应当承担侵权义务。在法院的主持调处下,综合思虑到涉案作品的创作难易、流历程度、被告侵权行径的性质、主观差错程度、经管规模等要素,双方最后达成调处协定。

  法官说法

  本案承方式官表明,我国著述权法所说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技巧领域具备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情势复制的智力效果。著述权法第三条对作品进行了列举式规定,其中包含电影作品和以相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第四十八条规定,未经著述权人容许,复制、发行、演出、放映、广播、汇编、经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除法律另有规定的,均构成侵略著述权的行径;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略著述权或者与著述权有关的权益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益人的实际丧失给予赔偿;实际丧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含权益人为禁止侵权行径所支付的合理开销……”

  本案中,原告重庆某音乐公司于2017年10月15日从北京某文明公司受让取得涉案歌曲著述权,被告青岛市某歌厅在未经重庆某音乐公司准许的状况下,将这些歌曲以卡拉OK措施向客户供应点播服务,并收取服务费用,侵略了该公司就涉案歌曲的放映权,被告应当加以赔偿。

【编纂:张一凡】

上一篇:一个条例引领院前医疗急救职业发展
下一篇:妻子私转财产丈夫遭受被离婚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