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苦户褚小琴的三个“小目的”

  贫苦户褚小琴的三个“小目的”

  爱问为什么网:兰州10月30日电 题:贫苦户褚小琴的三个“小目的”

  爱问为什么网:记者谭飞、马希平、崔翰超

  褚小琴的人生目的有三个“好”:把孩子好好养大,住上好房子,让子女有个好归宿。  

  在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王磨镇黄山村,层林尚未染尽,但已有黄叶随风飘落在水泥路上。一栋栋白色墙面的青砖瓦房嵌在秋景里,褚小琴的新家就在其中。

  一年前,烟熏得发黑的危房还盘踞着这个山头。

  褚小琴42岁,有一儿一女,受教训程度低。2018年前,她还是建档立卡贫苦户,又身患疾病,家里的五亩地只能种菜籽、小麦之类的传统作物,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收入不稳固。实现人生目的,还遥遥无期。

  两年前,一栋年逾古稀的土房是褚小琴唯一的住所,一条狭隘的土路是黄山村仅有的通道,村民们去一趟县城,要颠簸一天。

  夫妻俩辛辛劳苦总算把子女拉扯大,实现了第一个目的。前年女儿出嫁了,但儿子眼看着要毕业,后来找媳妇怎样办呢?住房成了摆在褚小琴面前的一座“大山”。

  “没房没钱,哪个姑娘反对嫁到咱们这个穷沟沟里来。”褚小琴愁眉难展。

  黄山村是王磨镇最偏僻的村。2013年,全村贫苦发生率高达66.4%。山高路远,民居环境太差,一点儿居民甚至“逃离”这里。

  空荡荡的村庄里人越来越少,指望也越来越小。

  改变降临在2018年。青岛市城阳区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为陇南市黄山村投入48万元,帮扶40户群众每户1.2万元,用于人居环境晋升。加受骗地政府划拨的455.91万元村级基础项目建设资金,黄山村发生了巨变。

  “有一户人家看黄山村太破了,搬到山下不反对回来。如今黄山村大变样,人家又要搬回来。”黄山村村支书魏文科引见。

  现在的黄山村,又热闹起来,屋舍俨然,炊烟袅袅。

  2019年,褚小琴家有了三栋房子。第一栋是政府出资修整一新的老房;第二栋是政府免费修筑的新式卫生间和厨房;第三栋是自建房,夫妻俩用个人储蓄和借款、东西扶贫协作资金,,修筑了这栋广阔明朗的新房。

  第二个目的也实现了。

  和褚小琴一致,其余村民也都住进了安全英俊的新房。

  清洁的灶房、水冲式厕所、新盘的火炕……2018年以来,黄山村拆除危旧房40户101间,履行旧房风貌改革36户165间。宽阔蜿蜒的5.8公里水泥硬化路直通黄山村。如今,村民们骑着摩托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进城。

  从宽阔的水泥路走上大理石的入户台阶,褚小琴警戒肠踢开还未磨合好的木门。清洁的木质家具、带有电磁炉的茶几、绘有古典字画的电视墙,褚小琴一致样擦拭着家当,念叨着还要添置些新家具。

  改变的不只要住房。今年,村里给褚小琴安排了公益性岗位,每年能有6000元的收入。褚小琴的儿子毕业了,在女儿开的饭馆里工作,来年,他打算出去闯一闯。在褚小琴和丈夫的眼里,这一轮精准扶贫工作给了他们前行的指望。

  2018年,黄山村贫苦发生率降落到1.43%。褚小琴也摘掉了贫苦户的“帽子”。

  眼下,褚小琴只剩下最终一个目的:找个好儿媳。

  “这样英俊的房子我舍不得住,留给儿子娶媳妇用。”褚小琴拉开粉色的绸布窗帘,秋日的斜阳,穿过明朗清洁的推拉窗,填满了褚小琴的新家。

【编纂:白嘉懿】

上一篇:中国江苏省和美国纽约州祝贺树立友爱省州关系30周年
下一篇:“三区分离”使南疆四地州乡村人居环境“换代升级”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