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有瘾】她才华横溢齐名李清照 却婚姻不幸孤独半生

  拥有幸福的婚姻,或许是众多人的心坎祈盼。有的心想事成,有的却难以尽如人意。对生涯在宋朝的女词人朱淑真来说,这条路走得特异艰苦。

  在文学才华上,朱淑真与李清照齐名,但一辈子的经验却非常不幸。她期待着心意相通的爱情,还干过一件在当时看来相等出格的事儿:毅然宣布跟拈花惹草的丈夫分道扬镳,以后便回到娘家,直至逝世。

  为此,她曾招致横飞的唾沫和世俗眼力的鄙弃。她一生的经验,也在告诉世人,寻求三观相合的婚姻有多么主要。

  朱淑真生于宋朝一个官宦家庭,从小随做官的父亲寓所在浙江钱塘,一向过着优胜而又率真烂漫的生涯。她的父亲文学修养很不错,忙碌空儿常会教朱淑真吟诗作对。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朱淑真很聪明,几乎是一点就透。父母更加宠爱她了,请来当地最好的教师教她琴棋书画,指望将来能扶植出一位大家闺秀。

  她确凿没让父母失望。小小年龄,朱淑真的才华曾经远近有名。她原本也是天生的美人,有时“自恋”起来,会在诗词中提到亲自的美貌“桃花脸上泪汪汪”,就连哭的时间都很感人。

  很快,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对未来的丈夫,朱淑真很有点念头,在《秋日偶成》里,她写道:“初合双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他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肖郎万首诗。”

  她期待能遇到一个才华横溢,能诗能文的虚弱人。可这个美梦很快被现实击得稀碎:父母做主将朱淑真嫁给了一个家底殷实的小官吏。

  为女儿抉择这么的丈夫,父母大概是指望朱淑真能够继续过着优胜的生涯。但谁也没想到,这正是朱淑真不幸婚姻的开端。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宋代女子,考究的是“三从四德”,,朱淑真无法抉择亲自的婚姻,只好顺从父母之命嫁了从前。

  初婚时,两个情面感尚好。有一个故事里提到,她的丈夫曾因事外出,久久没有回家,朱淑真便作了一首“圈儿词”,托人带给丈夫。

  拆开信,她的丈夫愣住了: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全是一个又一个的圈儿。之后在书脊夹缝里看见一首蝇头小楷写成的《相思词》,才恍然大悟:

  “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整圆儿是团聚,半圈儿是别离。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

  她的丈夫啼笑皆非,第二天一早便雇船回家了。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朱淑真对丈夫抱有极大期待,时常劝他求学上进。可她的丈夫原本就是个粗鄙俗气的人,两人的才学完整不相称,浅斟低唱全变作对牛弹琴。当新婚的甜美褪去后,抵牾就来了。

  朱淑真的丈夫平时里胸无大志,对文学也没有半分灵气。更要命的是,之后还染上了拈花惹草的恶习。朱淑真苦口婆心肠劝过众多次,换来的却是恶语相向。

  她哀叹亲自的不幸,似讽刺又似自怜地写了一首诗:“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既然我和他不是同一类人,都说不到一块去,又何必需生涯在一齐呢?

  终于,当丈夫明目张胆娶回一房小妾时,高傲的朱淑真再也忍不住了。有一年,她的丈夫要调往别处为官,朱淑真借故身体不好,指望丈夫让亲自回到娘家养病,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虽然是朱淑真自动提出与丈夫分居,但在男尊女卑的宋代,人们还是认为她是被丈夫憎恶的弃妇,时常对朱淑真指指教点。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在这么的状况下,朱淑真苦恼极了。她想不通,为什么亲自只是想寻求一份抱负中的爱情和婚姻,最终却落到了这个下场。绝望中,她发出了最终的叫喊:“与其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大约1180年,朱淑真抱憾而终。相传在她过世后,父母也嫌弃她“伤风败俗”,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仅有残篇传世。

本报谈论:

  在宋代,朱淑真和李清照是两位普通的女词人,无论是在才华还是个人生涯上,她们总会被拿来作较为。二人在某些地方也确凿惊人地近似,只不过,朱淑真的感情经验更加坎坷。

  已经有人考据,认为朱淑真和丈夫分居后其实找到了一位情投意合的伴侣,因此才会有“和衣睡倒人怀”之语,但最后还是与这个情人分手了,以至悒悒而终。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之后,一个名叫魏仲恭的人读到了朱淑真的词,惊叹不已。他把这位女词人残余于世的作品辑录出版,还在序文中说:“比在武陵,见旅邸中好事者往往传颂朱淑真词,每茄听之,清爽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所能及?未始不一唱而三叹也!”

  朱淑真的诗词,大多抒写个人爱情生涯,文风清婉,之后则多了些许幽怨之音。因为对感情的描述过于直白,一度被叫做“红艳诗人”。杨慎还在《词品》里一本正经地叱责朱淑真“不贞”。

  她的一生,无疑是凄苦的。朱淑真只是想从一段错误的婚姻开脱进去,但一贯人言可畏,她并没有得到抱负中的爱情。

制图:余铮浩

制图:余铮浩

  袁中道在《德山别杨西来》中说,人生贵知心,定交无暮早。结交朋侣最主要的是心意相通、志趣相投,至于年事大小、相遇早晚,那都是太过次要的事务。

  婚姻也是如此。便如朱淑真,宁可在所谓的“门当户对”里纠结,不如静静等待,找到那个意趣相合的人,才是幸福的症结所在。(完)

上一篇:暖!司机开车遇到斑马线谦让行人 一老人鞠躬致谢
下一篇:美国劳工部:10月新增就业岗位12.8万个 失业率3.6%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