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之门”中的俄空降兵

原标题:“风暴之门”中的俄空降兵

1999年8月至2000年12月,俄罗斯为彻底消亡车臣非法武装,保护国家统一,发起第二次车臣战斗。在这次战斗中,俄军充足吸取第一次车臣战斗胜利的教育,投入大量精锐部队,如空降兵、海军陆战队等。776.0高地战役是俄空降兵部队在此次战斗中经验的一场非常惨烈的战役,俄军第76空降师第104团2营突击队面临数目20倍于己的车臣叛匪,以84名官兵阵亡的代价失败阻挠叛匪突围,2006年俄罗斯播出的电视剧《风暴之门》,即依此战例改编拍摄。面临战役中消逝的一系列意外和挫折,俄军临机处置中的阅历教育值得学习和研讨。

作战预备不充足,状况意想不到位。此次战役,发生于第二次车臣战斗的最终阶段:清剿残敌。以空降兵为主的南部集团,从东、西、南3个方向将5000至7000名车臣叛匪紧缩在阿尔贡峡谷内。2000年2月28日,哈塔卜等叛匪头目集结2000余人,妄图跳出俄军包围圈,在外线继续与俄军张罗。俄军结合战争指引部决心以第76空降师第104团2营部分兵力,夺控沙罗阿尔贡河和阿巴祖尔戈尔河之间的山地,封闭峡谷、阻敌突围。

空降兵属俄军独立兵种,战役力极强,第76空降师在空降兵部队中更是战功卓著。正因如此,俄军在战役筹划和预备过程中,鲜明存在盲从托大和麻木大意的思想。面临数千名叛匪,指引部在思虑不充足的条件下,以第104团2营6连加强4连1个排和团部分侦察力气,组织了一支仅90人的突击部队,敌我兵力和火力悬殊。同时,因6连连长莫洛多夫在战役前一天刚调入,对连队状况不熟习,由2营营长马尔克·叶夫秋欣中校担任突击队指引员,但叶夫秋欣也没有和6连共同战役的经验,对官兵素养操纵不充足,这种状况下进行的战役编组不完整合理,,为突击队以后陷入困境埋下伏笔。

不仅如此,因为空儿紧、状况急,突击队只进行了简单的弹药补充,既未进行针对性侦察和清剿培训,也未组织对突发状况的意想预计,仓促转入战役情态,战役预备极不充足。俄军以后侦察遇敌、阵地防御和战场救助等环节消逝的各种意外,都与此有着亲密的关系。

指引员阅历欠缺,特情处置不合理。此次行为陷入被动,俄军人员伤亡惨重,一个主要缘故是分队指引员战役阅历欠缺,组织指引存在诸多课题,面临一系列意外状况处置不合理。

盲从暴露地位。2月29日午间,突击队按计划到达776.0高地,侦察组顿时向预约制高点斯特科尔德机动,侦察兵在搜寻跃进过程中,发现叛匪一支先遣巡视队。侦察组的任意本是为主力部队供应情报支撑,理应设法隐蔽假装完结任意,不宜直接打击敌目的。然而,侦察组指引员沃罗比约夫上尉歼敌心切,在未与上级沟通的状况下命令开枪射击,这一行为彻底将侦察组和突击队地位暴露,除叛匪巡视队外,四围八方的叛匪也迅速集结,对776.0高地履行合围,直接造成俄军陷入被动。

防御布置不周。俄军突击队地位暴露后,叛匪兵分两路,向776.0高地迂回。俄军指引员在战前布置防御任意时,各排阵地间距过大,火力难以相互增援,布设的地雷过于靠拢防御阵地且稀薄,给叛匪以可乘之机。作战中,指引员也未能有效使用地形与夜暗等前提灵巧应用战略,边打边调剂布置,而是一贯处于被动挨打、被动防御的不利地步,未能合理分配兵力,未留有准备力气,全体兵力都被投入战役,下降了部队陆续作战能力。

紧张救助不力。在接到突击队求助信号后,纵然俄军组织了炮兵火力增援、步兵支援等,但救助行为缓慢无力。3月1日,在突击队伤亡惨重、阵地彻底被围的状况下,俄军指引部却以地形复杂、高山林立为由,作废利用直升机救助,而组织兵力徒步支援,救助力气于3月2日才到达776.0高地,错过救助最佳时机,增添了人员伤亡。

一线战役人员展现顽强战役作风。面临频繁发生的意外和极为不利的局势,突击队在深刻敌后、远离主力的状况下,保持与敌奋战3天3夜。武器打坏了、子弹打光了,就收集叛匪的武器和子弹继续战役,用工兵锹、匕首与敌人肉搏。

战役中,侦察组指引员沃罗比约夫上尉双腿被迫击炮炸断,腹部、前胸被击中,仍保持战役直至阵亡;连长莫洛多夫的脖子被敌狙击手击中,仍忍着微弱伤痛继续指引战役;少校多斯塔罗夫为救助一名被困伤员,奋不顾身冲向叛匪而阵亡;上乘兵列别杰夫在子弹打光后,拉响手榴弹与叛匪同归于尽。战役末期,在阵地沦陷后,曾经挂花无法行为的营长叶夫秋欣面临蜂拥而来的叛匪,呼叫指引部央求对阵地进行火力覆盖。

本报谈论:

惨烈的776.0高地战役,俄空降兵突击队以阵亡84人的代价歼灭近700名匪徒,为俄军主力对敌履行包围赢得珍贵空儿,突击队仅有6人生还。俄空降兵突击队的战役精力极大震慑了叛匪,此次战役后不久,就有70多名叛匪集体抵御。


(责编:陈羽、黄子娟)

上一篇:俄黑海舰队:俄军舰未进入多国军演区域
下一篇:云南省军区摸索国防动员规范化建设新路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