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行为难消中东反恐阴云

10月30日,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斯·麦肯齐证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曾经死亡。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颁布巴格达迪的死讯,称这是一次“重大的成功”,其意义甚至超过2011年美军击毙本·拉登。特朗普政府的高调宣传,,难掩其为中东战术压缩“背书”的思虑,即经过揭示“标志性反恐效果”探求从中东“抽身”。

美军“三角洲”部队于10月26日在无人机和第五代战机等空中力气增援下,在叙土边疆地带履行斩首行为,最后肃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巴格达迪。此次斩首行为代号“凯拉·穆勒”,是为纪念曾死于“伊斯兰国”的一美国女人质。该行为将沉重打击“伊斯兰国”的士气,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响可能导致“伊斯兰国”领袖层的大面积失能,是国际反恐的一次巨大成功。但也必要苏醒地认获得,巴格达迪之死并不意味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将主动灭亡,更不代表中东反恐阴云将一扫而光。

新世纪以来,面临国际反恐联盟的陆续打压,国际可怕主义加速演进,在组织结构上日趋呈现扁平化、分布化和去中心化。斩首行举动为系统破击思想的一种主要情势,旨在经过对敌领袖人、指控中心等“重点”目的履行正确打击,达到致使指引体系瘫痪的目标。作为“擒贼先擒王”思想的现代版,斩首行为更实用于对付通例作战中的通例对手,对于去中心化鲜明的现代国际可怕组织难以达成预期结果。从美军击毙本·拉登的前车之鉴看,巴格达迪虽然已死,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生怕还会延续较长一段空儿。正如美国白宫反恐事情前高等主管贾韦德·阿里所言,巴格达迪之死对“伊斯兰国”是一个“微弱打击”,但“不会导致战术性溃退”。

从履历数据看,斩首行为难以对国际可怕组织造成幻灭性打击。查阅全球可怕主义数据库可以发现,2001年美国针对“基地”组织发动斩首行为6次,到2011年增至14次,增添了1.3倍;在此期间,“基地”组织发动陈规模可怕袭击的次数从6次增至117次,增添了19.5倍!而且,巴格达迪是“伊斯兰国”的创始人和灵魂人物,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全球其余地带仍有大量尾随者受其极端思想蛊惑,可怕主义的根源尚未根除。近期,“伊斯兰国”可能会发动麇集的报复性袭击。

国际社会从前20年的反恐实践表达,单纯依赖军事手段进行反恐,最后达成的结果既不可陆续、也无法治本,更不可能根治可怕主义。对中东国家而言,巴格达迪的死讯固然令人振奋,可以说是打击“伊斯兰国”的一大进展。但现实状况却不容乐观。放眼中东局面,贫乏、腐败、社会不公正等孳生可怕主义的土壤仍然存在,教派纷争、冲突战乱、域外权势干预等助推可怕主义蔓延的要素没有减少。必要重视的是,导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近年来突起的某些要素正在重现:在伊拉克,政府腐败,经济休止,抗议活动此起彼伏,安全事态陆续恶化;在叙利亚,极端主义权势仍占领一席之地,域内域外大国博弈仍然激烈。更糟糕的是,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走上穷途末路,国际“反伊斯兰国”联盟当前曾经名存实亡,且内部抵牾渐渐出现,不同权势之间“秋后算账”的苗头日益鲜明。

与此同时,巴以抵牾、也门冲突、美伊对立等课题都为中东和平增长了变数。可以想见,只有中东地带还没有真正实现和平,只有某些西方国家仍然借反恐之名“夹带私货”,意图把反恐作为实现自身战术目的的工具,那么中东地带的反恐事态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改观。总之,巴格达迪已死,但中东反恐之路仍然漫长。反恐尚未失败,国际社会仍需加强合作,避免消逝更多的“巴格达迪”。


(责编:实习生(凌博)、王政淇)

上一篇:这次安置会,有些“不一致”
下一篇:“三军人武部”谱写新篇章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