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的哨所

再见,我的哨所

陈新向战友敬礼告退。

“立刻快要换防了,你也快回家啦。”指导员张鹏鹏的一句提醒,让班长陈新对即将退伍有了实感,明天他快要离开守了12年的西藏昌都军分区某边防团日东哨所,到团里集中休整,12月将脱下军装退役返乡。

10月30日7时,哨所外开端飘起雪花,陈新裹着大衣在室外踱来踱去,偶然弯腰拾起一块石头,“嗖”地一下扔向对面的山上。“12年了,这茫茫的雪海,这孤寂的哨所,你莫非还没守够?!”他喃喃自语,眼眶润润的。

哨所按计划将对某山口实行巡视任意,思虑到老兵即将离队,巡视名单上没有他们。陈新知道后急了,私下找到指导员说:“请让我最终再走一趟吧,后来怕再也没有机缘了!”

“明天快要走了,整理整理亲自的东西,拍些照片留点回忆。”“不,我不能带着遗恨下山!”面临指导员的关切,陈新坚决地说。见状,指导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注意安全!”

风雪交加中,陈新和战友一路艰苦前行。他一边给战友开拓道路,一边提醒副班长张世雄,通过哪段路要分外警戒,哪里最轻易发生雪崩,,哪里最轻易摔伤……3个小时后,巡视小分队顺当抵达点位,当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山口迎风高高招展,陈新举起右臂,大声喊出:“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

回到营区,哨所官兵为即将离开的老兵精心预备了一场欢送会。平日喋喋不休的陈新显得有些默然,只是拉着张世雄的手说:“兄弟,后来哨所就交给你了……”

深夜,大家都熟睡了,陈新像往常一致用手电筒把每名战士的床都照了一遍,帮大家盖好被子。而这一次他用的空儿寻常长,在7个战士床铺之间走完一圈,已是深夜。他睡不着,干脆把哨所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并抱回一捆柴火,把炉火烧得旺旺的。随即,他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坐到天亮。

次日9时,离别的时辰到了。临行前,陈新俯下身捡起一块石头,庄严地装进行囊。虽然无数次假想过分开哨所时的情景,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他还是不由得湿了眼眶。就在陈新正预备朝山下走去时,他猛地转身,拾掇下军装,正了正帽子,对着雪山、对着哨所、对着战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举起的右手许久不肯放下……

此时此刻,每一座雪山、每一片雪花、每一块石头都让他眷恋,即使是平日让他们忌惮的寒风刮过哨所的咆哮声,也倍感亲热。再见,日东!


(责编:实习生(凌博)、王政淇)

上一篇:普京:俄将继续先进国防势力同时全力推进裁军进程
下一篇:印度将试射国产新型潜射弹道导弹能搭载核弹头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