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坚位子滑向边沿

近日,通过艰苦的谈判,欧盟同意英国将“脱欧”期限推迟到2020年1月31日,英国再次陷入“脱欧”苦旅。自2016年脱欧大幕开启以来,英国“脱欧”僵局已陆续3年有余,诸多方略领域均遭遇严重影响,英国与欧盟在防务领域的合作也不例外。

作为欧洲履历上的军事强国,英国在综合防务势力方面与法国难分伯仲。从欧洲的防务安全款式看,英国既是北约的核心成员国之一,也是欧盟共同防务的中坚力气,还是欧安组织的积极参加者。不过,英国对于上述防务机制的关注程度不尽雷同:北约是英国防务安全无可争议的基石,其重要位子不可动摇;而欧盟与欧安组织的角色虽有所不同,但大抵都是对北约在某方面的补充。这种角色分配与分工,在冷战后英国的防务战术中维持了相等的延续性。

冷战后,欧盟——欧洲一体化的首要制度载体,孜孜以求地将一体化的失败阅历从经济延长到包含防务在内的政治领域。新世纪以来,欧洲防务合作呈现出加速加深的趋向。对此,崇尚适用主义的英国抉择顺势而为:正是1998年英国首相布莱尔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发表的《圣马洛宣言》,帮忙欧洲防务一体化迈入方略性发展阶段。英国的积极奉献可谓不可或缺。不仅如此,在欧盟共同防务处于襁褓之中时,英国凭借自身在军事领域的丰富阅历以及珍贵的人力物力资源,推进了这一进程的发展:“欧盟战役群”的理念中便蕴涵着英国的智慧,而对于欧盟迄今规模最大的军事安全行为——印度洋“阿塔兰特”行为而言,伦敦附近的诺斯伍德基地依然施展着统帅部的作用。

然而,眼前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整个上已渐行渐远。此次欧盟再次同意英国延迟“脱欧”期限,这可能是给英国的最终一次机缘。英国与欧盟似乎即将正式分手,双方防务领域的合作也所以遭遇严重波及。首先,一旦“脱欧”,英国将从欧盟防务的中坚位子滑落至边沿。欧盟首席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曾经明白表明,脱欧后的英国不享有对欧盟方略的投票权。对于欧盟共同防务的未来走向,英国将失去亲自原有的微弱影响力。在防务产业领域,英国也将遭遇打击。欧盟近年启动了欧洲防务基金项目,该项目资金雄厚,有望在数年后达到相等大的规模。该项目勉励并资助欧盟国家开展军备研发上的合作,对眼前普遍缺乏军费的欧洲国家具备相等大的吸引力。但“后脱欧时期”,英国防务企业将失去欧洲防务基金平等资助并参加其招投标项目等活动的机缘。

不仅如此,“脱欧”后英国与欧盟在防务领域竞争的一面会日益凸显。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期表明,“脱欧”后的英国将成为欧盟的潜在对手。实际上,英欧双方在最近几年的谈判中,曾经环绕某些防务议题开展了激烈博弈。其中最引人瞩目标是“伽利略”体系的军事用场:欧盟将对“脱欧”后的英国局限利用其加密频道,作为报复,英国对该体系关闭了位于马尔维纳斯群岛、亚松森岛和迪戈加西亚岛的地面中继站。随即,英国政府更宣布将新建亲自的卫星体系与“伽利略”竞争。还有一点难以忽略,那就是“后脱欧时期”北约将受到连带影响。多年来,英国在大西洋两岸防务合作中施展了主要的桥梁作用,,对促进美欧之间的凝集力与团结至关主要。而在英国“脱欧”后,北约将因这一凝集力的缺失而影响力降落。

纵然如此,英欧双方在安全领域仍有合作空间。双方业已达成的“过渡协定”体现了对未来防务合作的诸多共识。合作的基础仍是相等广泛的,毕竟英国在欧盟内已有近半个世纪。分外是在国际军控、伊朗核协定、北约“集体防御”等议题上,英国与欧盟的立场要比美国更亲近。


(责编:实习生(凌博)、王政淇)

上一篇:俄埃“友情之箭”射向何方
下一篇:烈士英名不容玷污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