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宣布巴格达迪死讯国际反恐仍任重道远

原标题:国际反恐仍任重道远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27日高调宣布,“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领袖人巴格达迪“曾经死亡”。巴格达迪的死讯一经颁布,便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展望未来,“后巴格达迪时期”的“伊斯兰国”势力依然不容小觑,国际反恐之路仍旧漫长。

美国高调宣布死讯

从眼前美国政府和国外媒体披露的信息看,美军猎杀巴格达迪的行为预备周期长、组织比拟精密,大致分以下3个阶段。

外围突破,发现藏身之处。《纽约时报》10月27日援引两名美国官员的话称,美军猎杀巴格达迪的行为始于2018年夏天,当时中情局在逮捕审判巴格达迪的一名妻子和信使后意外得悉,巴格达迪藏身于叙利亚西北部一个由“基地”组织节制的村落。随即,美国情报部门失败追踪巴格达迪的高等助手艾萨维,并经过艾萨维肯定了巴格达迪的藏匿之所。自今年5月以来,美国军方和中情局多次利用卫星和无人机,侦察巴格达迪藏身处附近的地形。

美军突袭,巴格达迪自杀。10月26日晚,美军三角洲特种部队成员乘坐8架军用直升机,从美军驻伊拉克基地腾飞,历时约1小时到达目标地上空,随即对巴格达迪住所发动突袭。美军士兵和军犬将巴格达迪追入一个“死胡同”隧道里,美军央求巴格达迪抵御但遭到回绝,巴格达迪随即引爆自杀式炸弹背心,杀死了亲自和身边的3名儿童。因为巴格达迪的遗体“被炸毁”,美军在现场进行DNA测试,以肯定其身份。特朗普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埃斯珀在白宫战情室观看了整体行为,特朗普表明,全程像在“看电影”。

故弄玄虚,高调夸耀战果。在巴格达迪自杀后,,特朗普26日夜间颁布“推文”,充斥神秘感地吐露“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国白宫随即也宣称将有“巨大申明”。通过上述“预热”后,特朗普于美国东部空儿27日早上9时发表申明称,“一个残忍的杀手、一个造成了如此多灾害和死亡的人曾经被消亡,他死得像条狗、像个懦夫,天下如今安全多了”“昨晚,美国将天下头号可怕分子头目绳之以法,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已死”。

此外,特朗普还分外感激俄罗斯、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此次行为的支撑。特朗普分外提到俄罗斯开放空路,让美军开展此次突袭,但美方没有告知俄罗斯此行的目标。

国际社会反映不一

对于巴格达迪之死,国际社会当前反映不一。

一点儿美国盟友弹冠相庆。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交际媒体上表明,巴格达迪之死是反恐争斗中的“一个主要时辰”,英国将与美国等盟友一同尽力,永世消亡可怕活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交际媒体上也表明,巴格达迪之死将对“伊斯兰国”造成巨大打击,法国将与国际联盟伙伴继续进行反恐争斗,直至彻底击败这一极端组织。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明,巴格达迪丧命标志着国际结合打击可怕主义进入“转机”,“土耳其将一如既往地继续支撑反恐行为”。

部分国家质疑行为成效。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表明,俄军方未操纵“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在美军行为中身亡的可靠信息,并对这一行为的可信度表明合理的疑义。俄方指出,巴格达迪消逝在伊德利卜的可能性不大,由于该地带被“基地”组织分支“叙利亚成功战线”节制,嗣后者一向是“伊斯兰国”的死敌。伊朗通讯和信息部长贾赫鲁米在“推特”上表明,巴格达迪之死“没什么大不了”,“你只不过杀死了亲自的造物”。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坦言,巴格达迪身亡虽意义巨大,但不代表“伊斯兰国”的消灭,在叙利亚以及全球其余地带仍有许多该组织的武装分子妄图扩充影响并履行可怕活动。

多国呼吁警惕“伊斯兰国”报复。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致信法国警方称,巴格达迪死后可能带来麇集的极端主义张扬攻势,从而引发报复行径,呼吁警方加强戒备。科威特副外交大臣贾拉拉表明,巴格达迪之死可能会引起可怕分子的报复行为,科威特将与中东地带其余国家的情报和安全机构进一步加强反恐行为的和谐磋商。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朱布里指出,巴格达迪尾随者可能发动的报复性行为将是伊拉克军方长期的寻衅。

反恐之路任重道远

自2010年成为“伊斯兰国”最高领袖人以来,巴格达迪经过软硬兼施的手段,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盘踞大片区域,将“伊斯兰国”变成人尽皆知的可怕组织,巴格达迪本人也被外界称作“天下上最危急的人”,美国政府对巴格达迪的悬赏高达2500万美元。当前,多种迹象卖弄,巴格达迪可能确凿在美军的猎杀行为中自杀身亡。据外媒报道,“伊斯兰国”的“战斗部长”、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安全官员奥贝迪已宣布出任“伊斯兰国”的新领袖人。不论是对“伊斯兰国”还是国际可怕权势来说,“后巴格达迪时期”可能曾经到来。

联合“伊斯兰国”发展史和国际可怕主义活动规律,“后巴格达迪时期”的国际反恐事态依然不容乐观。

本报谈论:

一方面,“伊斯兰国”有卷土重来的可能。“伊斯兰国”内部未来一段空儿可能会环绕领袖权爆发权利争斗,“伊斯兰国”整个势力或将受到一定打击。值得注意的是,在“屠戮酋长”扎卡维(“伊斯兰国”缔造者)死后,美国人也曾信誓旦旦地表明,中东地带的可怕权势已难成景象,但扎卡维的继任者巴格达迪经过改变争斗政策、张扬手法和作战措施,让“伊斯兰国”在短期内迅速做大做强。当前,在叙利亚等地仍有生存空间、利比亚等国已开拓新战场的背景下,“伊斯兰国”不清除在短暂蛰伏后,仍是一支不容忽略的可怕力气。

另一方面,国际可怕权势“合流”危险值得高度警惕。近年来,伴随着“伊斯兰国”势力日渐式微,与之交恶的“基地”组织多次呼吁双方重新合作,重塑国际可怕主义款式。巴格达迪最终藏匿的伊德利卜地带是“‘9·11’以来‘基地’组织最大的庇护场所”,这一状况表达“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可能曾经相互勾连。未来,要是“伊斯兰国”加速推动与“基地”组织等可怕权势“合流”,中东地带的可怕力气或将愈发猖獗,全球反恐事态或将进一步恶化。


(责编:陈羽、曹昆)

上一篇:特朗普称美军打死巴格达迪头号“继承人”
下一篇:嘉奖加入第七届天下军人运动会活动员教练员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