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乐清一家三代十四个兵 “家国情怀”融贯血脉

  爱问为什么网:温州10月26日电(见习记者 周悦磊 通信员 叶萌)在浙江乐清虹桥镇,村民吴康迪一家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跨过挂有两块“羞辱之家”牌匾的大门,客厅墙上挂的、办公桌上摆的尽是身着军装,笔挺站立的“兵哥哥”。

  原来,自吴康迪兄弟四人开端,祖孙三代间,一家人中竟出了14个兵。“家国情怀”融贯“军旅家庭”血脉,成为当地一大美谈。

  “从军当兵”成家族传统四兄弟前后接力从军

  老大吴阿康,老二吴康迪,老三薛金前,老四薛金后,是“军旅家庭”的第一代,兄弟四人前后从军。

  “好男儿就该当兵,部队最能扶植人,锻炼人!”这是曾有过短暂军旅生活的养父薛叔教诲儿子吴阿康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1957年11月,在养父的大举支撑下,当时才19岁的吴阿康最先应征从军,成为了一名勤务兵。

  值得一提的是,当部队得悉年少的吴阿康不识字时,还特地指使了一位“教师”,对其进行“一对一”教学。吴阿康说,“那半年我不分昼夜学习,晚上做梦都想着识字,半年后我就能写信,写通告了。”

  老大在部队的3年里变化之大,让剩下的弟兄三人对军人的羡慕油然而生。

  1961年吴阿康退伍归乡,时隔仅三年,当时同样才19岁的老二吴康迪受大哥鼓励应征从军,成为了一名空军雷达兵。在部队的头四年间,其被连续评为“五好战士”,多次受到连队嘉奖。

  “我和老四都是空军,我在第四连队,老四在第五连队。”1969年,老三薛金前和老四薛金后同时从军。

  薛金前回忆起兄弟二人的军旅生活时说,部队当时在北方冬训,士兵们在零下10℃的雪里演习,汗水浸透,衣服结冰不说,手上的皮肤更是被西北风刮开了一道道裂口,身边的战友由于培训辛劳,悄悄抹起了眼泪。

  “可是要想学本事,哪儿有不吃苦的?适应了,就熬从前了。”薛金前暗地里给亲自鼓劲。因为表示特出,薛金前从军第二年便参与了中国共产党,成了全连队最早入党的新兵。不久,兄弟薛金后也羞辱入党。

一大家子的合影。叶萌 供图

一大家子的合影。叶萌 供图

  “军旅情缘”传代不断 更成招婿“加分项”

  老大吴阿康和老二吴康迪各有一个儿子,两个孩子从小的欲望便是去艰巨偏僻的边防部队锤炼。

  多年后,二人如愿以偿,分辨在其19岁时应征从军,成为了武警和空军。他们在部队的表示也都非常优异。

  不仅是“子承父业”,吴康迪的三个侄儿,薛金福、薛勇、薛克隆也前后应征从军。

  “咱们也要向4个舅公学习,长大后也要保家卫国去。”受到吴康迪四兄弟的感召,其两个姐姐的孙子,郑贤旭和吴炳杰长大后也羞辱从军。

  军旅情缘不仅传代不断,还成了这一家子的招婿“加分项”。

  “也许是由于部队锻炼人的意志和品德,军人比闻名流素养更好,我的姐姐和妹妹都嫁给了退伍军人。”吴康迪说,亲自如今不仅有了当过兵的姐夫和妹夫,就连亲自侄女的丈夫也是一名退伍军人。

  吴康迪清高地说:“家有喜事时,,一大家子坐在一齐,就有14个兵了。”不久前,吴康迪还写了一篇题为《我家的兵营》的日子,仔细引见了自家14位“兵哥哥”的军旅生活,以及14个兵退伍后都继续在不同的行业“发光发热”的故事。

  退伍不褪色“军旅生活” 赋予四兄弟“性命财富”

  “3年的军旅生活让我变得更有毅力,更勇敢,这是一笔珍贵的精力财富。”老大吴阿康说,退伍后,他一向在村里当民兵连长,之后成为村办企业“虹一五金仪器厂”的厂长。1981年,老大从村办企业进去,亲自创办了一家企业。

  1983年5月,吴阿康在谈完业务后,乘坐从沈阳飞往上海的飞机返程。没曾想旅途中竟遭受匪徒劫机。一路上,其一向宽慰同行乘客,在被劫至国外的5天空儿里,他一贯维持不卑不亢的态度。

  劫机风波过后,吴阿康等人顺当回国,国务院还给他寄了一封信,表扬他在此次事变中的出色表示。

  兄弟四人中,老三薛金前和老四薛金后退伍后都曾担任一村党支部书记数年。老三还当了三届乐清市人大代表。

  “部队带给我的精力力气是我最大的收成,艰巨的环境让我了解吃苦耐劳,也磨练了我的意志。”老二吴康迪退伍后不仅在工作上表示出色,还有一份“热衷肠”。

本报谈论:

  其前后资助十几名贫苦生上大学,解决他们大学期间全体的学费,还给上百名穷苦人捐过爱心款,少的几百元,多的上万元,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后来,咱们的家族里还会有人再应征从军。”吴康迪说,保家卫国,是一个男儿的重要担当,有国才有家,保大家舍小家,“值得”。(完)

上一篇:记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二支队执勤十八中队
下一篇: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表明:本届军运会很失败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